情感天空

回忆我的外婆

pengyufeng楼主 主楼
2020/5/20 15:47:03 评论 12浏览 2238
        母亲节后的第三天,我的外婆去世了。妹妹下午时候就发微信告诉我这一消息,晚上爸爸又打电话跟我说,都说让我给妈妈打个电话,毕竟外婆生命的最后几年,已退休的妈妈陪伴她最多,直到生命最后一天都在她老人家身边,这个时候妈妈应该是最伤心的。
        我赶紧拨出号码,接通之后,妈妈语气很平静,我有点放心,问了问,外婆是安详地走,还是痛苦地走?妈妈说,外婆是清晨六点多在睡梦中离开的,很安详。然后跟我说了这最后一天最后一个夜晚外婆的生活细节。说到后来声音有些哽咽,我就劝妈妈:“您也要保重身体,不要太伤心,哭坏了身子。”妈妈说:“这些年陪伴你姥那么多日子,从健康,到查出有肺癌,再到住院陪床,包括疫情期间也是几乎不离左右,就这么走了,我怎能不伤心呢?……”听到妈妈在电话那头如是说,我的脑中浮现起小时候在外婆身边的画面,眼泪也不争气地滴了下来。
        外婆是皖北人,出生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那年前夕,在我幼年时,还听她说过,她小时候与大哥(我舅姥爷)跟日本鬼子说过一句话的故事。外婆一直在家务农,直至嫁给外公,成为了工人家属,还是在家种地,在外公去单位上班的日子里,独自带着五个子女辛苦打理着家庭。我妈妈是老大,比弟弟妹妹们大好多岁,那时基本就是妈妈帮着外婆种地、卖菜,把地里面收拾好,然后当时才十岁出头的大姨,就负责做饭、喂猪,把内业收拾好。等大舅、小姨、小舅慢慢长大了,读书之余,也能帮着做做放羊、犁地、收菜这样的活,外婆可能才轻松一些。
        外婆五十岁左右时,孙辈一个个来到了世上,她还没来得及轻松,就又变得更忙碌起来。我是孙辈中的老大,五岁之前几乎就是跟着外婆长大的。现在还有一些模糊的生活场景记忆,像半夜时外婆抱起我把尿,迷迷糊糊的我听得到她口中“嘘嘘”的声音,像外婆用鏊子(一种做煎饼的炊具)做饼,我和小我两岁的大舅家的大女儿蹲在旁边流口水,像在农田里收了工,外婆把我抱到平板车上,大舅在前拉、她在后面推,就这样在夕阳中回家……那时小姨待字闺中,教会了我全套的声母韵母,直到现在,打字时我仍然受用无穷。
        我五岁之后,回到自己家准备上小学,与外婆见面的次数少了,总是想念,我和弟弟便央求着妈妈带我们走亲戚,爸爸妈妈不那么忙碌的时候,就满足我们哥俩的要求。那辆永久牌的二八大杠,爸爸骑着、我坐前杠上、妈妈抱着弟弟坐在后座,路过集市还要买一点礼品放在车前的篮子里,自行车真是被利用到了每一寸空间。中间隔着两个村子、一座煤矿,车程最多花费三十分钟也就到了。外公外婆以及大舅一家都是好客的人,见到我们,定然会杀鸡买肉,用好酒好菜招待,有时会喊上嫁到与外婆同村的大姨一家。那时我们表兄妹几人对好菜没啥兴趣,吃个几块肉也就能过瘾了,然后就惦记着玩耍,九十年代初的农村,哪里有什么玩具呢?玩的都是眼皮底子下的玩意儿:摔泥巴、捕知了、抓蝌蚪等等。等大人们吃好了聊完了,我们该回家时,又是外婆,把这一众脏兮兮的小孩子洗洗干净,小脸小手洗白,衣袖衣襟擦净。
        等到我和弟弟都上小学中年级了,可以不在大人陪同下独自走亲戚了,爸妈会同意我俩走路去外婆家。小孩子去走亲戚,主人家准备饭菜就不用那么讲究,但是外婆在嘴头食方面,还是会尽量给我们创造惊喜,地里的苹果、杏子、樱桃如果成熟了,她或者大舅、大妗子,肯定会摘好多给我们吃,那个品种的苹果,是青色皮、酸酸的,与红富士口感不同,吃多了牙齿似乎都会被酸倒,但十一二岁的我,就是喜欢那个味道。即便不在水果成熟的季节,黄瓜、番茄、香瓜等即食类的蔬菜,也是很吸引我们的。吃饱喝足,下午四点左右时,该回家了,外婆又会千叮咛万嘱咐地跟我俩说:路上一定小心啊。然后目送我们出村口。
        在我小学毕业之前,外公分到了一套三室一厅的公房,他们一家三口(外公、外婆、小舅,其余子女均已成家)就从农村搬去了工人村。那里离我家可就远了,坐汽车也得两个多小时。从那时起,步行看望外公外婆的生涯就结束了。只能寒暑假由爸妈带着我们去工人村做客,说是做客,大人是客,小孩子可不是,大人住两天要回家工作、种地,小孩是可以一直住到快开学的。也是在那时,外公出了严重的工伤,右手残废了,所以那些个寒暑假,外婆除了要照顾残疾的外公,也要管着我们几个调皮捣蛋的家伙。天天都是买菜、做饭、洗衣,剩下一点时间外婆还是不闲着,竟然在不远处的小河边又开垦了一小片农田,种上了菊花芯、豆角、小葱等家常的蔬菜。
        再往后,我读中学了,学业渐重,和外婆见面的次数更少了。印象中她最后一次把我当作小孩子是有一次赶集,我们那儿有个一年一度很大的集市,叫高岳会,人山人海。外婆怕我走丢,紧紧拉着我的手,我当时心里还有点不乐意:“我都长大了,你还牵着我的手走路,要是碰到同学,会不会被笑话啊?”高中之后偶尔去外婆家玩,她就把我当大人看待了,吃饭时甚至会问我要不要喝啤酒。
        后来我考上一本,全家人都很开心,外婆又惦记着我找女朋友的事,总是说,谈妥了一定要带回家给她看看。说来惭愧,大学一直没谈成。直到毕业七年后才谈妥,奔着结婚去,新娘子和外婆第一次见面就是在婚礼上了,外婆高兴得合不拢嘴。那些照片我都留着,现在翻看,还能一下子就记起当时快乐的气氛。
        外公去世之后,外婆开始信耶稣,妈妈本来就是信徒,那时因身体原因不再务农,也相当于退休了,外婆就经常邀请妈妈去工人村陪她住。对此,爸爸以及我们兄妹三人也是赞同的,她们娘俩住一起有个照应,做晚辈的也放心些。这一阶段的我,在深圳已经稳定下来,每年利用年休假,我都会带着老婆孩子回去看望外婆。外婆此时腿脚已经不便,耳朵也变聋了,要很大声在她耳边说话才可以。但每次看到我们这些孙辈带着重孙辈,外婆似乎都能忘记身体的病痛,变得特别的开心。我们也是乐意看到这个场景,大姨大舅小姨小舅家的表弟表妹们,一有空都会去看望外婆,陪她说说话。
        今年年初的时候,小姨家的女儿给我发信息,说外婆检查出来了肺癌晚期。虽说我今年也快四十岁了,能够理性地看待生老病死,但真正去面对,还是不得劲儿。外婆耳聋,打电话说话越发困难,我只能尽可能多地打给妈妈,通过妈妈了解外婆的近况。好在妈妈几乎是一直在外婆身边,每次听到妈妈说,外婆胃口还不错,又吃了几个几个馄饨、喝了几口几口面汤,我的心里都会放心些。
        上个月,爸爸打电话给我,说外婆情况不太好,现在很瘦很虚弱。我赶紧请了年假回去,和爸爸、弟弟一家、妹妹一家去看望她老人家,妈妈一直在她身边,给外婆当“翻译”。我们聊了很多,有回忆,不管是甜蜜的、心酸的,现在都是平静的,也有当下,重孙辈在房间里跑来跑去、打打闹闹,为外婆生命中最后一段时光增加了欣欣向荣的生气。
        半个月后,外婆去世了,安安静静地离开,我希望那时她正在梦中回忆一件美好的事情,场景可以是:1999年的暑假,我去外婆家玩,有邻居打招呼,外婆自豪地介绍我:“这是大外孙,今年刚考上省重点中学”……
 

大家都在看
加载中...
小肥肥的家1楼
2020/5/20 19:44:23
你外婆死,你不用回家奔丧
rickyyoung2楼
2020/5/20 22:22:26
节哀
豆宝宝3楼
2020/5/20 23:19:56
负离子zzz4楼
2020/5/21 7:29:24
很和谐温馨的家庭。生老病死人之常情,留住过去美好回忆。
小马甲好漂亮5楼
2020/5/21 10:53:22
99年考上重点高中啊?99年我小学毕业
羡慕有外婆的人外婆是很多温暖的代名词。我自出生就没外婆,太可惜了。
aleen976楼
2020/5/21 11:03:13
写的很美好!很有文采!我也是在外婆家长大,但记忆不是很美好!
倾诉专用7楼
2020/5/21 12:27:13
我94年考上了重点高中,初中唯一一名考上重点高中的女娃。

楼主的外婆同我奶奶很像,对我们极好,过去的生活种种,那些回忆成为了一生中最甜蜜的部分。感觉如今城里长大的娃生活好单调
我得罪了谁8楼
2020/5/21 12:27:38
看得都不自觉留下了眼泪
风清扬茉莉9楼
2020/5/21 18:33:13
最后一段竟看哭了,感同身受,想起我善良伟大的奶奶。
缺爱的女人201510楼
2020/5/21 23:51:54
回想起我外婆去世的那一年……
也是癌症,回家奔丧,妈妈的嗓子哭到说不出话来。出殡时扶着泣不成声的她,有一句话印象极其深刻“以后妈妈就再也没有妈妈了”~瞬间哭泣到不能自理。
去年送外公,今年送舅舅……突然发现,原来自己也已经步入中年,以后的日子里面对这样的生离死别机会更多,顿时很惆怅。但更多的是告诉自己,珍惜眼前。
深户通1599958899511楼
2020/5/22 7:34:33
今年也送走了舅舅
sod000312楼
2020/5/22 21:07:10
她只是去了更好的地方。
首页 尾页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