鸡毛蒜皮
家在深圳APP下载 +

| 潮 汕 美 食 鄙 视 链

朱小板楼主 主楼
2018/7/9 10:03:44 评论 104浏览 14149
十年前,和主席他们出门旅行时,不管吃啥问我我都不置可否,没有什么热情,把负责点菜的主席惹毛了,他觉得这简直是对他的一种蔑视:“你怎么对什么吃的都不感兴趣呢?啊,你说说,你到底喜欢吃什么?!”

实话说这个问题我还真没有细想过,偶尔我也会想吃麦当劳、吃湘菜、重庆火锅、广东蒸鱼、客家猪肉汤米粉……问题是从来也没有迷到非要吃那一口的程度,吃不到这个吃别的也行,不就一顿饭吗?

写到这里,我突然明白,我对吃,还仅仅停留在解决温饱问题这个初级阶段,那些吃货食神们提起某个菜系某家餐厅某道美食时的那种神往劲,我是永远领会不了的。不过,此次潮州美食之行后,如果有人再问我,你到底喜欢吃什么?我觉得我至少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出“潮汕菜”这三个字了。



大家都在看
加载中...
朱小板楼主1楼
2018/7/9 10:04:54

一级鄙视链:潮汕菜看不起外地菜


我总记得那年请潮州客户吃饭的事。当时重庆火锅正盛行,我们去振华路吃“华神川菜火锅”——华强北商圈最为火爆的一家,门口永远坐满乌泱泱嗑瓜子排队的人。客户矜持地看着我们把一道道牛肉、腰花、猪脑什么的下下去,红油翻滚,花椒透香,我们蘸着各种酱料麻溜地开吃,而他尝了一口就没怎么动筷了。

“不好吃?”
“嗯。”他实诚地点了点头。
“天哪,这么美味的你居然吃不惯,那你还能吃什么?”
“你下次要去我们潮州就知道了。”
“去潮州可以玩什么?”
“从早吃到晚啊。”

因此,当奶茶提议,周末两天去潮州逛吃逛吃吧?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;很快,我们有了四人团,开拔!

朱小板楼主2楼
2018/7/9 10:06:37

二级鄙视链——汕头菜看不起潮州菜


两小时高铁,刚出潮汕站,我们幸运地打到了一部滴滴,不幸司机是从汕头过来的。当他得知我们从深圳特地来潮州享受美食时,他气愤不已。“粗怎么可能来潮州呢?!”他费力挪动庞大身躯,响亮的声音带着胖子们常有的那种中气十足:“要粗也要去我们汕头粗啊!“为什么?“我们不解,“潮汕菜不是同一个菜系吗?连高铁站都叫潮汕站呢。”

“差远啦!”他一脚油门踩上去,在即将冲红灯前嘎然而止。这下,他终得以有点时间跟我们纠偏。他用一个字一个字能打死人的普通话正色说:“潮州就素潮州,汕头就素汕头,你要讲来潮州旅行,去看看古城什么的,那可以来;你要想粗好粗的,那绝对就素去我们汕头!潮州菜的潮州,其实就是潮汕地区的古称,汕头才素潮州的首府。”

接下来,在开往潮州市区的四十多分钟车程里,他详详细细向我们普及了去汕头应该粗什么。比如,一般人都以为打冷粥是剩饭煮出来的,真正的汕头人吃一口就能说出这碗粥掺了多少分量多少年份的陈米;吃鱼的,能知道这条是月初还是月中产过卯;至于你们马上要去吃的牛肉火锅,那知识就更多了,要吃脚趾、吊龙、胸口油,有讲究的人,专门要粗那种耕田一年的黄牛的肩……我们后座三人谁也插不上话,只有朱朱在副驾上极为配合地“哦”“啊”“地惊叹。

拐过下一个路口,已经进城区了,他才从卤鹅讲到水鸭。

“你们朱道吧,水鸭得找那种放养的,没有多余的脂肪,煮的时候先用潮州卤水卤香,再过一层米浆下锅油炸。炸出来那一层薄壳,啧啧……”他咋舌,陷入深深的沉思。我们都没有出声,生恐打破他对美味鸭壳的旧日回忆。

“师傅,你是汕头派来卧底的吧?专门在车站把来潮州的客拐到汕头去?”我终于忍不住开口。

“嘿嘿,”他略有羞涩,“听到你们讲粗,我是真心熟意地推荐,我也喜欢粗。你们看我看这身肉,不是白粗的。”

滴滴提示目的地就要到了,他仍不死心,问了我们第三遍:“真的不气汕头?现在气还来得及,这里也可以上高速。粗完晚餐粗夜市,宵夜粗到你们撑。”

“谢谢谢谢,下次吧,今晚我们已经在潮州订好了酒店。”
“那你们明天一早就可以气,粗完还是回潮汕站坐车,一样的。”
“好的,一定!”

车在一个车水马龙的道口停下,积攒了一路口水的我们蜂拥而出,灰尘滚滚、食客成群的“潘记牛肉火锅“赫然已在眼前。

朱小板楼主3楼
2018/7/9 10:08:23



朱小板楼主4楼
2018/7/9 10:09:41

三级鄙视链——知名拼不过不知名


有昨晚那一顿名不虚传的牛肉火锅堑底,今早我们精神抖擞地在老城里四处逡巡。此次出门没有目标没有计划没有路线,全凭任性。奶茶说,“肠粉,我要吃肠粉!”那么就去找肠粉。

大众点评显示这附近有一间评价颇高的肠粉店,我负责问路。我早已发现,潮州人外冷内热,随便问个人都会和蔼友善地帮你指路,省心极了,以至于这两天我问路的频率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。

只有一次,在古城老街口,我问一个大爷,西湖公园怎么走,他用浓浓的潮州土话讲了半天,我半个字没听懂,最后我只好假装恍然大悟地点头,道谢离开。我想起了一个段子:战争期间,为了不让敌人破译电报密码,使用了潮州话来做情报,敌人果然抓耳挠腮无计可施——原来这是极有可能的。

那边,一个身穿白背心的老板刚一拉开闸,我就窜过去问,这家叫“阿八弟”的肠粉店怎么走?他看了半天,告诉我说左转二个街口再右转之类,然后他说:“你只是想吃肠粉?”

“是的。”
“那干嘛非要去那家吃?”他很不明白,“我们都是去巷子里这家吃,前面右转走到头,左转就看到了。”
“叫什么名字?”
“要什么名字?没有招牌,你进去就看到了。”

我当即不找阿八弟了,带着队伍直奔小巷子。果然,一间小小的铺前,一个厨师正站在层层桑叠的肠粉炉前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拖出一个又一个抽屉。扯出一个,速速浇上一层薄薄的白粉汁,拿刷子刷两下,再浇上点肉汁和生菜,咣一下推进烤炉,又扯出下一个抽屉,拿铲子刮刮,飞快铲起,浇汁盛盘,一气呵成……我出神地站在一旁。

跟我一同观摩的是一个潮州本地女孩,她正等着打包。我问,这家的肠粉是不是不错?女孩意味深长地咧嘴一笑:我自问是个对肠粉有追求的人,潮州上百家知名肠粉店,我只吃这一家。

因为打算一会儿去吃牛杂,负责买单的朱朱谨慎地只点了二份肠粉随便意思一下——她犯了一个战略上的错误。其后几顿虽然顿顿美味,但奶茶只惦记着那一个不知名巷道的肠粉。

“那么好吃的肠粉,你才给我们四人点两份!”她一路嚷嚷,哀嚎,“才六块钱一份,你居然只让我吃了半份!”朱朱果断说:“打住!我的鱼生、腌蟹都只能留给下趟呢!”


朱小板楼主5楼
2018/7/9 10:10:10



朱小板楼主6楼
2018/7/9 10:11:37

四级鄙视链——相逢不如偶遇的


到第二天下午三点半以前,我们共计吃了牛肉火锅、肠粉、镇记牛杂粿条、蚝仔煎、海草凉粉、甘草杂果、糖葱饼、腐乳饼等物,我深深地感到吃不动了,然鹅朱朱说,不行,她想吃潮州打冷。在木有吃到炒薄壳、炒螺丝之前她是不会满足的;奶茶很坚决,一定要吃糯米猪肠;一向随和的日籍华人婉君则永远是那一副口吻:我随便,你们吃什么我就吃什么。

确定“潮州打冷”这个目标后,我们坐在客栈的功夫茶桌前,一边喝茶一边研究点评上的热门小炒店,很容易就锁定了一间;随即,我们冒着大雨钻进了一个小巷子。

牌坊街里的小巷子走起来特别有意思,很容易就碰见出土文物般的老房子。有的标着“李氏大宅”,有的标着“儒林府”。推门进去,中庭小院天井,檐台花草清幽,虽残垣破败,但就是有人在里边固守着古老的生活:外出开店,回家喝茶,生活从不慌乱;他们以他们的语言谈话,吱吱喳喳地对抗着永生……在越来越同质化的城市,潮州还令人吃惊地保有这一大片稀罕的原住民居——单是逛古城这一项,就已经值得来一趟了。最可惜的就是身前身后总有轰鸣的摩托车声,一会儿跟你在窄巷里擦肩而过。

走到半道,雨越来越大。后面的婉君大喊,“奶茶,糯米猪肠!”

这又是一家没有招牌的小食店,只写着“糯米猪肠”四个字。小小的简陋铺子,靠墙摆放两张寂寥的餐桌,门口一个玻璃橱柜,里边放着猪肠和其他不知名吃食。两个中年男老板,没有例外地在喝功夫茶——杰出的潮州人有条不紊的表现。

我们买了一整条,待老板切好,正欲带走,雨势突然更猛了,完全没法出门。老板招呼,“进来坐。”四人坐下,一边吃一边等雨停。

这一吃停不住嘴。奶茶问:“老板,还有什么好吃的?”
“猪肚汤。”
“来一碗!”朱朱阔绰地说。
“待会还吃晚餐吗?”我忍不住问。
“当然。”

热气腾腾的猪肚汤一上桌,我发现,这竟然是我最喜欢吃的胡椒酸菜猪肚汤。跟以往在别处吃到的比,它不咸不油不腥,有浓浓的胡椒味,雨天喝起来暖心极了,很快这碗见底,朱朱再次吆喝:“老板,再来一碗!”

买单的当儿,我习惯性地向老板问路。“我们想吃潮州打冷,就是有粥、有炒菜的那种,这家如何?是在前面吧?”

我把点评上的“xx小炒”递给他看,他盯了半天,皱眉:“这家有什么好吃的?还贵!想吃小炒还不容易,篮球市场对面那些店都可以吃。”
“篮球市场?”
“是的,走到头往右转,再往前走一点就看到了。”
“具体推荐哪家呢?”
“随便,有小炒的都可以。你在这个店吃至少要200块,那边一碗粥才卖一块钱!”

我们二话不说直奔篮球市场。走出巷口,一眼就看到刚才我们想找的“xx小炒”,我们绝决地抛弃了它。中间,我又问了一个大妈,“篮球市场怎么走?”
“喏,那就是。”
前方,一栋像旧车站一样的大楼,上面四个大字“南桥市场”。
四人哈哈大笑,潮州人的普通话再次把我们带到沟里去了。

朱小板楼主7楼
2018/7/9 10:12:44




爱骑行爱生活8楼
2018/7/9 10:14:57

朱小板楼主9楼
2018/7/9 10:15:08
在一家标有“白粥”大字的小吃店再次坐下,这完全就是传说中的苍蝇馆子,又见熟悉的潮州打冷橱柜。这一顿,我们吃到了普宁豆酱打冷鱼、炒薄壳、炒田螺、酸菜笋丝爆鱿鱼,再配上一盘地道的炒麻叶和朱朱心心念念的粥!我本以为我早就吃不下了,没想到我低估了我自己。

买单,91块!吃完我们蹒跚起身,在隔壁的特产店买了手信,再准备叫个滴滴。老板娘说,隔壁就有直达高铁站的专线大巴呀。于是我们又来到第三间,买了八块钱一张的巴士票。十分钟后,大巴缓缓起动,在潮州的好日子倏然而逝。

完。喜欢请关注微信公众号“朱小板”,那边料更多!

猫咪C10楼
2018/7/9 10:16:11
已在公众号阅过一次了。再看还是忍俊不禁。
134870686611楼
2018/7/9 10:25:23
去过两次,还想再去
sanrona12楼
2018/7/9 10:25:26
潮汕人

雨瓣花13楼
2018/7/9 10:55:00
喜欢看楼主的帖子,基本上每篇都拜读,看到篮球市场变为南桥市场的时候,我忍不住笑了,太搞笑了,好欢乐的帖子
云梦静14楼
2018/7/9 11:50:10
我们潮汕小吃多
我是小八妹15楼
2018/7/9 12:07:14
写的我都想去跟着你们的路线吃一次了。
一品妈咪16楼
2018/7/9 12:19:12
漫天彩霞17楼
2018/7/9 12:21:49
那边小吃多
小明哥8818楼
2018/7/9 12:25:51
广东菜清汤寡水,除了猪肚鸡我有点兴趣,其余真心没啥兴趣
小明哥8819楼
2018/7/9 12:27:37
看了肠粉想看了白切鸡,烧鸡烧鸭就想,什么点心包子超难吃,最受不了就是叉烧包的味道
carylan20楼
2018/7/9 12:27:46

首页 尾页
...